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行业新闻
方案与产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电子烟逐成潮流时尚标配?美国少女表示曾因此差点丧命
【信息时间: 2019-09-06 11:28:47   阅读次数: 】【字号

 划重点:

1、不可否认,比起传统香烟,电子烟造成的危害的确减小了,但很多人选择性忽略的致命问题是:危害更小,不代表纯无害。

2、高频、低门槛、大市场、高毛利,电子烟吸引力一波又一波掘金的人,市场也在一批批掘金人士的浪潮中蒙眼狂奔。

3、电子烟厂商们抓住了青年人追潮追酷的消费心理,开始“割着韭菜”。

老罗跑去做电子烟了,找的代言人是陈冠希,这两个极具话题性的人物给电子烟又带了波节奏。

国内市场一度热闹之时,国外市场却陷入了电子烟是否致病的疑云中。8月23日,美国伊利诺州一个人因病死亡,而其生前吸食了电子烟并患有严重的呼吸道疾病。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简称CDC)怀疑其死亡与吸食电子烟有关,重要的是,这是全美第一例与电子烟有关的死亡病例。

一直以来隐藏在电子烟市场灰暗地带的安全隐患问题,再次被暴露在空气中。

死亡事件发生之前CDC就曾对近100起肺损伤事件进行了调查,认为这些病例都与电子烟脱不了关系,并且这些肺病都有许多相似症状:胸痛,呼吸困难,腹泻及呕吐等。如今,CDC已经在全美25个州,发现了近200例严重肺病与电子烟相关。


没有人敢断定这些病例一定是电子烟导致,但也没有人敢百分百否认它们都与电子烟无关。

有意思的是,作为美国电子烟行业巨头的Juul在这个节点下,一边说着自己负有责任,一边不受影响地扩张融资。而今年1月份达沃斯世界论坛上,全球烟草巨头菲利普莫里斯的CEO卡兰佐普斯反复申明:推广电子烟可以改善吸烟者的健康状况。

老年保健品宣传的功效大部分年轻人是不信的,但是电子烟老板宣传的戒烟、改善健康,却有不少人信了。

01 电子烟对健康有害吗?

在行业过度宣传营销之下,我们首先应该注意青少年被波及的程度与概率。


根据美国食药监局(简称FDA)数据显示,去年吸电子烟的美国中学生已经超过了360万,目前有20%的青少年学生都在吸食电子烟。

当然,美国不是个例,波兰的青少年使用率高达62%,加拿大青少年吸食电子烟的人数一年内暴涨74%,而我国青少年吸烟率为6.9%,尝试吸烟率为19.9%,电子烟便是其中的新杀手。

今年5月份中国疾控中心发布了一份《2018年中国成人烟草调查结果》,报告显示电子烟的主要用户就是年轻人,其中15-24岁区间的电子烟使用率为1.5%。

人数高涨之下是一直未解决的安全隐患问题,随着美国首起疑似致死病例的曝光,披在电子烟身上的那层伪装大衣正在被一件一件脱下。


2014年WHO发布了研究公告称,电子烟有害健康,与此同时相关负责人斥责市场上的企业,把电子烟伪装成他们所制造的健康灾难的解决方案。

实际上,没有任何证明可以证实电子烟对戒烟有帮助,并且其烟雾比起传统卷烟,提高了空气中的有毒物质、尼古丁以及细小微粒的含量。

这些东西,对孕妇、胎儿以及青少年都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健康伤害。但是受到电子烟理念灌输的人不太乐意接受这样的言论,在这部分人眼里,电子烟就是烟草界的iPhone,好用、稳定且无害。

WHO发声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就率先打响了反驳的第一枪,给了一份数据表示,每100万烟民改用电子烟,每年至少能挽救6000人的性命。

但是两年后美国的一组研究成果显示,普通烟民吸传统卷烟的时候,鼻子里会有53个免疫基因受到抑制,而电子烟有358。简单来说就是,电子烟在抑制人体免疫基因数量上,危害是香烟的七倍。


凭借着没有焦油等有害物质受到追捧的电子烟,事实上有不少研究证明了电子烟的成分比香烟更为复杂,越复杂就越无法肯定对健康无害。目前市面流通的烟油主成分里含有丙二醇,而丙二醇属于低毒性物质,对人体有害,且别的添加剂多多少少都存在着有害成分。

除此之外,电子烟会产生二手烟,而其二手烟是一种新的空气污染源。电子烟含有尼古丁和微粒,有毒物质依附在这些微粒上,随着气雾发散到空气中,从而导致尼古丁与微粒背景含量的提高。

大概提高多少呢?对比干净的空气,这类二手烟能造成尼古丁含量高出10-115倍,甲醛含量高出20%,乙醛含量高出2-8倍。

今年315晚会电子烟之所以会成为批判对象,直接原因正是因为其烟液中尼古丁含量标识的不规范,以及含量超标。不可否认,比起传统香烟,电子烟造成的危害的确减小了,但很多人选择性忽略的致命问题是:危害更小,不代表纯无害。


近日有媒体报道了一则美国犹他州的一名18岁少女尼尔森,因为电子烟而去鬼门关逛了一趟的新闻。

尼尔森平时有抽电子烟的习惯且维持了三年,她喜欢尝试各种品牌各种成分的烟油,甚至不断增加尼古丁的含量,今年年初她开始感到恶心、不断发烧并且失去食欲,前不久她感到背部疼痛就医,随后昏迷了4天,与死神擦肩而过。

后来经过详细检查医院发现其肺部长满了白色的脂肪颗粒,患有“急性嗜伊红性白血球肺炎”,而这些极有可能是电子烟中的甘油或者四氢大麻酚造成的。

“我要以我的经验告诉大家,这些电子烟里的成分并不安全,我甚至差点丧命。听我的劝,尽早戒掉。”尼尔森感慨道。

02 “蒙眼狂奔”的电子烟

即便如此,电子烟依然没有停止前进的步伐。高频、低门槛、大市场、高毛利,电子烟吸引力一波又一波掘金的人,市场也在一批批掘金人士的浪潮中蒙眼狂奔。


回顾电子烟一路的发展成长史,其最早的出现实际上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一个叫赫伯特·A·吉尔伯特研发的一种通过加热尼古丁溶液,产生蒸汽气体的无烟非香烟装置。

虽然吉尔伯特申请了专利得到批准,且这种发明理念被当时最流行的力学杂志收录,但后来他在寻找公司进行电子烟量产的时候,没有得到支持,随后便不了了之。

到了21世纪,史蒂芬Vlach设计了一款通过电子热阻对含有尼古丁的生物混合液体进行加热产生蒸汽的电子烟原型功能样品,这是全球首款样品但Vlach没有申请产品发明专利,导致2004年与他设计类似的电子烟产品在我国出现后,他才开始着手生产电子烟。

而“类似的电子烟产品”就是2003年我国药剂师韩力发明的电子烟,也正因为如此韩力被视作为第一代电子烟的发明创造者。

韩力创办过了一个公司叫如烟,这个横空出世的品牌趁着早期的健康戒烟宣传,曾野蛮生长过三年,三年里如烟的销量超过30万支,年销售额突破了10亿元。

不过,随着央视2006年曝光如烟造假及产品有害消息的传出,如烟虽2008年敲了钟但还是跌落在了监管与竞争中,于2013年被国际烟草巨头烟草收购。

一边是如烟的坠落,另一边却是市场对电子烟的认可与需求,随着控烟呼声日渐增长,人们对健康问题开始重视,打着健康戒烟口号的电子烟自然而然地成为烟民的最佳选择,市场也悄然而起。

尤其是中国,严格的烟草专卖制度某种程度上给了电子烟突破口,让其一跃成为打开万亿级市场的钥匙。


我国是最大的烟草消费及生产国,烟民总数量3.5亿位居全球第一,占据了我国人口的四分之一左右。大量烟民背后是每年超过百万人死于烟草相关疾病的副作用,抽烟就像毒品一样让烟民上瘾,戒烟就像戒毒一样难上加难,电子烟变成了烟民们的自我安慰剂。

《2017年世界烟草发展报告》显示,当年全球电子烟销售额同比增长18.5%,为120.54亿美元,我国电子烟销售额高达40.09亿元,同比增长25.3%。去年全球电子烟的销售额也保持着快速增长,超过145亿美元,并没有减缓或下降的趋势。

暴利也成为了市场爆发的重要原因,电子烟主要盈利点在于雾化器,成本一般在30-50元间,可其售价却在300元以上。

门槛低再加上行业的暴利,吸引了不少互联网创业者。罗永浩在社交产品聊天宝的发布会上时为“FLOW福禄”电子烟打广告,如今自己也入了场;视觉志CEO沙小皮、极果CEO刘鹏等五位媒体人也联合推出了“灵犀LINX”;同道大叔创始人蔡跃栋与黄太吉创始人赫畅推出了“YOOZ柚子”。


电子烟世界网站不完全统计,今年上半年这个产业融资总额至少已经超过了10亿元人民币。IT桔子数据也表明,上半年我国融资的金额已经高于去年一整年的投资金额。

连王思聪的普思资本也给北京的VItavp唯它电子烟举手投了1000万元,听说校长后续也打算杀进这个战场。

03 潮流风向可能造成误导

创业做电子烟,贩卖电子烟,吸食电子烟,彷佛已经成为了一种潮流,一种文化,一种有意识的导向。

如今很多公司把电子烟宣传成为一套时尚单品,说电子烟是黑科技,导致许多人在其引导下认为使用电子烟是一种时尚,是一种潮流酷炫的生活方式。

市面上不乏五颜六色的电子烟,抖音上也出现了不少将外观打造得极致酷炫的品牌,不管你吸不吸,只要好看只要是潮流,很多年轻人会跟风买买买。


甚至这些电子烟公司还会与草莓、迷笛等大型年轻群体音乐节合作,去更多地触及年轻受众。通常来说消费者消费的是一种对潮流的态度,以及自己在这个潮流时代的存在感,更夸张的是闲鱼上还有些酷炫的电子烟被挂出比原价高出几倍的价格。

今年四月才加入电子烟队列的雪加,依靠其酷炫的设计外表已经成为当代年轻人追捧的对象,上市三个月出货量超80万套,夜魔系列不仅供不应求还引发了一堆KOC的彩虹屁。

然而这并不是一种好的导向,反而是价值观被带偏的前奏。这些公司抓住了青年人追潮追酷的消费心理,疯狂割着韭菜。

一年的时间里,市场上电子烟的口味繁多不清,并在不断增加,几乎每个品牌都推出了多种口味:香草味、蓝莓味、芝士蛋糕味、蜂蜜奶油味、酸奶味……没有最多,只有更多,他们使用不用的烟液产生不同的口味,把各种糖果零食等口味融合到烟液中,让年轻人着迷。


国内市场入场,国外也不例外。如今在美国电子烟的受欢迎程度已经出乎意料,去年全球电子烟145亿美元的销量中美国占据了近一半的份额;俄罗斯目前有超过150万的电子烟户,莫斯科有超过500家电子烟店;德国目前有超过200万的电子烟户;马来西亚大约有100万电子烟户,每年在相关产品上的话费为1.17亿美元等。

这样庞大的市场下,国外的电子烟口味,高达8000种,这不是小野一下,而是大野。偏离正常轨道的风气导向给青少年带来的伤害不仅是价值观的改道,还有生活轨道的变轨。

在2019年度的《全球烟草流行报告》中,有一个重要信息是:使用这种产品可能促使原本不吸烟的人染上烟瘾。《韩日新闻》也曾报道,对日本戒烟人群而言,使用电子烟比没有使用的人戒烟成功率要低40%。


三年前有科学家在美国南加州高二和高三学生中找到两组人测试,一组吸食电子烟没有吸过传统香烟,一组是都没吸过。经过一年多的持续跟踪调查后,电子烟使用者中有40.4%的人开始吸食传统香烟,而另一组的这个比例只有10.5%。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科学家也曾收集过一万多位年龄区间位于12-17的不吸烟青少年数据,作为样本分析,结果发现使用电子烟、口嚼烟或水烟枪等的人,比不使用的人开始吸真烟的可能性,要高很多。

诚然,监管是悬在电子烟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但是在剑还未真正落下之前,每一个人心里都应该对电子烟存有畏惧。

 


放弃烟展选择产业链展,这家电子烟企业埋头狂奔专注研发 返回列表
厦门鑫艾讯电子有限公司http://www.henanfair.cn/ 电话:400-850-6666 许可证:苏B2-20060666 备案号:苏ICP备10206666号